骑摆记:比利时车手Joris的尼泊尔野马河谷山地车之旅

时间:2014-02-06 12:28编辑:dede58.com

泰国有一些很棒的山地车道,我跟妻子经常去骑车,几乎踏遍了每一寸土地。然而,每年总有一次特别渴望去其他一些地方,那里有着不一样的林道,景观和让人无法抗拒的自然生态。为了寻找一条比去年春天在秘鲁所骑的更“豪华”的路线,我们决定把尼泊尔作为目的地。境内拥有世界十大高峰中的八座,尼泊尔的山并不只是高那么简单。这是一场探寻“喜马拉雅宝藏”的神奇之旅,期间有几天穿行在加德满都的峡谷间,五天行进在野马河谷峡谷。时间安排得刚刚好。

水土不服——骑手们为参加这次活动从遥远的北美抵达至此,此间还在加德满都郊外的西瓦普利国家公园骑了几天。每天的骑行通常以爬坡为开端,紧随其后的是一些快速下坡,有一些路段很考验车手的技术。一些技术拆解很容易观察到,更多稍后会发布。只要华丽丽撞到峡谷中两米下的那些大石头,哎呀,作者很容易就拿到最佳碰撞奖了。这一路上,我们第一次祈祷车轮转动,遇见了世界上最大的佛塔之一,漫步在巴克塔普尔王国中,非常非常享受。揭开活动序曲的正是我们来到尼泊尔的第一个地方:喜马拉雅山。

我们乘飞机前往博克拉,将这个宜人的湖边小镇作为安纳布尔那山地区众多跋涉的起点。我们那位无所不知平易近人的向导Mandil很肯定地告诉我们,那些有幸坐在飞机右侧的人儿可以看到安纳布尔那山脉。在博克拉那天,当知道单车着陆的时候,我们兴奋极了。第二天太阳还没升起,我们就起床了,匆匆赶至机场搭乘六点钟到江森的班机,江森的海拔在2800m。这个18座的小型飞机冲上云霄,让我们近距离观赏安纳布尔那山(世界上第十高峰,8091米)和道拉吉里峰(世界上第七高峰,8167米)。我们都把鼻子抵在窗户上,螺旋桨的噪声淹没了兴奋的低语声。这实在是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美景。

着陆时我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我能看到自己呼出的气。气温降到了8°,我们都加了衣服。休息一下之后,我们换上了骑行服就上路了,在宽广又荒凉的野马河谷沿着河床骑行。约摸骑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们来到一座横跨峡谷的金属吊桥。接下来几天我们通过了好几座这样的桥,但因为这是第一座,而且还是很长,它也创造了一个出大片的好机会。过了桥到了Phalyak,海拔又爬升了300米。这样的爬坡其实轻而易举,但这个海拔高度真的很吃力,我们走走停停,一路休息一路拍照。

不过到了山顶的时候,我们确确实实得到犒赏:Phalyak 地区没有数不胜数的小径,所以平时没有特别多的参观者,至今仍保持完整的原生态。Mandil的朋友邀请我们到他的屋顶喝茶。一边晒着太阳一边享受甜茶和烤饼,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映入眼帘,五彩的经幡随风飘扬,这将永远印在我的脑海中。太美了。

后来终于记得骑车才是我们来这的目的,所以又冲到山里面。不一会,我们又回到那座让人惊叹的桥。这时山谷起风了,我们侧着车子顶风前行,盼着不会突然间就没风了。风一直刮着,大概一小时后我们就到了迷人的Kagbeni(海拔2900米),我们接下来两天的家。

所有人都对这场旅程百感杂陈,现在终于到了这里:到Muktinath有1000米近乎垂直的爬坡(回程也是)。出了Kagbeni的路十分陡峭,吉普车宽度大小的石子路有一连串的急转弯。接着有几公里平路,但在接近山顶时,路一下子又陡峭起来,我们又只能换成慢悠悠地骑了。一路上我们停下来休息了几次,壮丽的尼尔吉里雪山以及寸草不生的景观(我们已经在植被线之上了),美得让人窒息。很久很久以后,我们终于登顶,欢笑声不绝于耳。

显然不是所有车友都能对这里没有看法,因为一些友善的当地人坚持着要试一下我们的车,还跟我们拍照。我们狼吞虎咽吃了一顿丰盛的手抓饭(尼泊尔的国菜),然后开始骑车:没有林道,主要是土路和石头混合的单行道,最后一部分是FR。快到底的时候下雨了,给这场好玩的骑行平添了点喜剧感。不久之后,我们回到了Kagbeni,在当地一家咖啡店里喝着热巧克力,助力导游Rocky在旁演奏。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第二天我们又去了Muktinath,不过这次是坐着吉普车走的另一条路线。真是严重崎岖不平,我们在半路把头盔绑紧了。从吉普车窗口拍到的照片毫无疑问后期都要进行调整,但景观真的超凡脱俗。从Muktinath我们主要通过山羊径翻过4100米爬坡(本次旅程中的最高点)。事实证明,最后一部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太难了:我们结束了单车登山,后来又在新雪中跋涉。转过弯,我们就再一次与魅力十足的道拉吉利峰照面。每年只有极少数受到特许的山地车友来到这里,我们由衷升腾起一阵成就感和敬畏感。

随后,我们来到开阔的地形进行1400米的速降,这里又陡峭石头又多,还有众多阿尔卑斯山风格的急转弯。这样的急转弯跟我们家乡的山地车道不太一样,一开始有点让人生畏,不过当知道怎么去掌控的时候,就会发现它们很好玩而且还容易上瘾。速降关键在于注意力,但在这里你要更专注。在这片荒郊野岭连最基本的援助都要几个小时的车程,正如早上我们的向导精辟地总结,你要么骑出去,要么走出去,不然就被抬出去……最后一个选择都不是任何人想的。我们都安全到底,踩动踏板顶风到Jomsom吃午餐,然后到Marpha。

Marpha以苹果为最,为了更好地利用它们,我们试着做成派、面包、苹果酒还有这种天气人们最喜欢的睡前酒——白兰地。早上我们沿着河岸南边骑车,接着是一条起起伏伏的土路。因为我们的时间控制得很好,Mandil额外给我们一点奖励——Larjung,这是一个风景如画的村庄,海拔2750米。然而往下的骑程是真正的美景,对得起爬上去所花的精力。这是一条浓荫密布的森林小径,路上有更多的急转弯和石块,对技术考验不断升级。

午饭后,我们由一条石头路穿过一片松树林,直到抵达一条土路来到今天的目的地。下坡的速度非常快,不断刷新平地记录,或者说感觉像(是在刷新纪录),路旁经过天然的护堤,路面乱石嶙峋坑坑洼洼。我们常常突然偏离主道向另一个喜玛拉雅的小村加速,飞下那些坎坎,有时候为了躲避受惊的山羊和水牛路会变得很窄。行进到了Tatopani的温泉,骑行就结束了,喝着冰镇的珠穆朗玛峰啤酒时,大家都感觉到肌肉酸痛了。

旅途的最后一天,我们沿着同样的土路向更南的地方走。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野马河谷,风景不再拥有世界上最宏伟的山峰。离城市越来越近,路上也越来越繁忙,巴士、吉普车、摩托车充斥着道路,到贝尼省的时候我们最后一次不情愿地下车,把车子交给后援,转回Pokhara。

吃过告别餐,喝过酒之后,我们都同意这是我们曾经历的几场骑行中的最棒的一次。想到这个,这次旅行的骑手们讨论了地球上几处最棒的山地车骑行地,真像在地狱式地背书。我们还会回来的。

作者,Joris Laperre,是住在泰国曼谷的一个比利时山地车手。

分享至: